“沈妙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明枫有些诧异谢景行的态度,忽而想起了什么,促狭笑道:“那不就是你上回在校验场上救美的姑娘么?如此说来,倒有几分胆量,也并不太丑,卫谦这小子,分明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见谢景行陷入沉思,不由得惊道:“喂,你可不会真的看上了那姑娘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谢景行嗤笑一声,凉凉的扫了一眼苏明枫,道:“你很闲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闲,”苏明枫皱了皱眉:“我如今‘重病在身’,又不能上朝,整日在府上招猫逗狗,你近来也不常露面,与那叫高阳的大夫走的很近,你是不是瞒着我些事情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若说小时候的友谊匪浅,可是越是长大,谢景行就变得越神秘。在对苏家一事上虽然给予提醒,可对于谢景行,有时候苏明枫都觉得一无所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景行丢了一个果子给他:“吃你的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不打算继续这话头了,苏明枫目光闪了闪,唇角溢出一丝苦笑,倒也没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沈家接了卫家的庚帖不久后,任婉云也让香兰将沈贵请到了彩云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因为沈清的事情,沈贵和任婉云之间便生了嫌隙,两人也不怎么说话。这些日子以来更是关系如寒冰般冷漠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还是任婉云主动服的软。



        香兰和彩菊齐齐向进来的沈贵请了安,任婉云坐在桌前,目光有些忧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又怎么了?”沈贵的语气还很生硬,当初因为沈清,任婉云痛骂他无情无义终究让沈贵心中不悦极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