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日里,好看和凶狠总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正如那些老人所言,花拳绣腿,好看的招式一定不会有力,而真正有力的招式,必然是很凶恶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谢景行却不然。他本就生的俊俏风流,然而当他匍匐于马背之上,长枪在前,竟如英武战神。那种自沙场上历练而出的铁血气质,让人完全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。力与美,俊俏和狠戾,他像是一头美丽的狼,有一种让人心悸的贵气和勇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色衣衫如流云闪电,身下骏马疾驰飞腾,在他之下,全场的人似乎都随着马蹄声而热血起来了。他有一种奇怪的气质,能引得人为之飞腾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长朝和谢长武双眸紧紧跟随着紫衣少年,他们也随着分开,竟是要一左一右的包抄谢景行,想将谢景行围歼。这还真是不要脸面的做法了,分明就是两个对一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场上众人惊呼连连,傅修宜道:“谢景行,倒是谢家的好苗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有你说的玄乎?”周王一笑:“这般顽劣,连谢鼎都收拾不了。只怕也是个混世魔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修宜笑而不语。这谢景行虽然瞧着顽劣,却必然不是省油的灯。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阴谋轨迹也无可奈何。谢景行之所以把这般玩世不恭的态度摆在明面上,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可畏惧的。而什么令他无所畏惧……只怕是自信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和周王的狂妄自大不同,也异于静王的小心翼翼,傅修宜评价一个人,从来都是看的很全的。是以他的幕僚中什么人都有,有才学广播的,也有看上去十分不起眼的,又家道中落的高官,也不是没有十恶不赦的罪人。唯才而用,人品、气度、亦或是处事的态度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