偌大的雁北堂,此刻静寂无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脊背听的笔直,她身材娇小,却仿佛蕴含着无限力量,而举手投足间,竟有将万事都踩在脚下的执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蔡霖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妙说的没错。这样互相以箭射对方,最危险的应该是他才对。只因为沈妙哪里会什么箭术,稍稍射偏一分,也许那箭矢刺进的就是他的脑袋。可蔡霖哪里就想的那样多,他想的简单,只要自己先射箭,以沈妙的性子,定会吓得腿软,涕泗横流的向他求饶。他再好好的将沈妙戏耍一番,这样一来,沈妙的脸面也就丢尽了,自然能为沈玥出口恶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之后的事情,蔡霖想都没想,在他心中,沈妙自然在他射箭过后就吓得不成人形,哪里还会有力气来以箭射他?再者一个连弓都没拉过的女子,说不定连大弓都拉不开,总归就是个笑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蔡霖是如此想的,却独独算漏了沈妙的反应。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,那种超乎年龄的沉稳让蔡霖蓦然恼羞成怒,沈妙的目光,就仿佛在看戏耍的孩童,可怜又可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都是最容易冲动的年纪,蔡霖二话没说就道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生死状就生死状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男眷席上的蔡大人急的叹了口气,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自己这个不孝子胖揍一顿。之前以为蔡霖只是顽劣,没想到他竟挑了沈妙。生死状这种东西,蔡大人倒不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,却怕蔡霖真的让沈妙下不了台,或者射偏了伤了沈妙。和沈信这样的大老粗对起来可不是人人都能抗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玥焦急的道:“五妹妹怎么能立下生死状呢?不过是一场校验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