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今听闻睿亲王与睿亲王妃感情甚笃,”叶恪道:“前几日还听说他们二人把臂同游陇邺城,可见睿亲王对沈妙爱到了骨子里。说起来那沈妙容貌不及你,倒也不知道是怎么迷的对方对她死心塌地。”叶恪看向叶楣:“姐,现在还要入主睿亲王府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楣有些心烦意乱。她在谢渊面前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优势,当初在钦州的时候,若是她想利用哪个男人,自然是所向披靡。可是面对谢渊,她却总是觉得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。谢渊根本就注意她,叶楣能感觉到,谢渊看她的目光,和看卢婉儿没什么两样,和明齐所有的官家小姐都没什么不一样。她觉得,她根本无法去征服谢渊,因为谢渊都没将她看作是一个女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思及此,叶楣便有些逃避般的道:“再说吧,叶茂才暂且没提起此事,也不必多想。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叶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,若是叶家有朝一日倒霉,总不能还连累上你我,趁早再做打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叶恪吞吞吐吐道:“之前叶茂才找过我一回,有些想让你进宫的意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进宫?叶楣眉心一跳,突然笑了,她笑的风情万种,却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:“叶茂才见谢渊不好勾搭,就让我攀上皇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进宫,自然不是普通的进宫,而是进宫做皇帝的女人。叶楣冷笑道:“宫里现在连个子嗣都没有,必然有所蹊跷。我若是进了宫,没有子嗣,百年之后无所依靠,若是皇帝驾崩,还要给他殉葬不成?叶茂才只打着交好皇家的主意,不管我的死活,我是不回进宫的。让他断了这条念想。”话到末处,已然有阴狠之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楣不是没想过进宫,只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