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时分,睿亲王府都已经陷入深眠,万籁俱静的时候,忽而有人声传来。却是铁衣突然有要事禀告,一般这个时辰,铁衣都是不会前来打扰的,沈妙正睡得迷迷糊糊,感觉谢景行起身出了门,片刻之后,似乎在外头于人说了些什么话,屋中便响起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。她睁开眼,见谢景行正站在书桌前穿衣服,再瞧外头,半夜三更的,倒不知为何在这时候像是要出门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她问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景行瞧见她醒了,道:“宫里出了点事,我进宫看看,你先睡吧,不必等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沈妙的睡意却是散了大半,谢景行既然半夜都要出门,可见这事情很是严峻,又是宫里的事情。她道:“是什么事?很严重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把卢静推到池塘里去了。”谢景行一边穿外袍一边道:“具体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妙先是松了口气,大半夜的谢景行往宫里跑,她还以为是宫里有刺客还是怎么的。闻言只是这事反倒是放下心来,可是转念一想,便又诧异道:“皇后娘娘怎么会把静妃推到池塘里去?”沈妙是鲜见过显德皇后的,也见过静妃,面对静妃这样的人,显德皇后根本就是不屑于与之相争,显德皇后更不是容易冲动的性子,要说静妃把显德皇后推进池塘沈妙还相信,说显德皇后动手,沈妙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卢家人现在也在宫里。”谢景行道:“他们最喜欢蛮缠,我先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妙连忙做起身:“我也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晚了。”谢景行不赞同:“你先睡吧。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


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