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丘当着睿王的面将谢景行狠狠夸了一通,寻常人被这么毫不留情的对比数落,面上都会有些不好看。睿王带着面具让人瞧不清楚他的脸色,然而众人却清楚的看到,他的嘴角始终是微微上扬的,声音也很温和有礼,最重要的眼神是骗不了人了,睿王的眼神里,竟还有些愉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愉悦?



        沈丘直说的口干舌燥,非但没见睿王露出难堪的神色,反而似乎还十分赞同似的,道:“这么说来,的确令人可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丘大为沮丧,却对这个睿王心中越发警惕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罗雪雁却很满意,她到底不比沈丘孩子气,也不比沈信鸡蛋里挑骨头看人这样那样不好。看着睿王,对着沈丘的胡闹也没有生气,人们总是先入为主的判断一个人好还是不好,可罗雪雁和睿王相处了这小段时间,却觉得睿王还是不错的。看着很是清俊斯文,然而说话却不扭捏惺惺作态,有种散漫的豪气,教人心生好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都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满意。睿王在罗雪雁这里,很快就拔得头筹,在罗雪雁心中,是比苏明枫稳重,比太子率直,比冯子贤大气,比罗凌……罗凌是自家人,就不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仅罗雪雁看睿王满意,罗潭对自己这个妹夫也是很满意的。她脑子里稀奇古怪,问了许多睿王有关大凉一些新奇的见闻,这睿王在朝贡宴上对待文惠帝不甚耐心,想走就走,想留就留,却对罗潭有问必答。罗潭之前就念着睿王对沈妙的救命之恩,这会儿更是越看越觉得只有睿王才能配得上沈妙。就道:“我看着妹夫与小表妹也是极为相称的,小表妹那样的性子,就得妹夫这样的好兴致才遮得住。”



  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